《诗经》与两性生活

    《诗经》是我国现存最早的诗歌总集,共收集从西周至春秋时期的诗歌305篇,约成书于春秋时期,曾经过孔子的删订。全书分为风、雅、颂三大部分,其中“风”的十五国风,主要收集了各地的民歌民谣,诗中颇多“男女相悦”之词,涉及到爱情与两性生活的诗篇占了相当的比重。此外在《小雅》中,亦有个别篇章描写了当时社会对妇女生育所抱的态度。
   《诗经》首篇《关睢》就有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之句,意思是说,漂亮贤淑的年轻小姐,恰是品学兼优的小伙子所追求的理想配偶,郎才女貌,这正反映了古代一种门当户对的婚姻观念。在《标有梅》一诗里,反映了大龄姑娘急于出嫁的愿望。诗中写道“标有梅,其实七分,求我庶士,迨其吉兮。”暮春时节,梅子逐渐黄熟掉落,树上只有七成果实,大姑娘感到时不我待,便催情郎赶快选择吉日良辰前来迎娶她。诗的第二章又写道:“标有梅,其实三分,求我庶士,迫其今兮。”梅树上的果实七成已经掉落,树上仅剩下三成果实,大姑娘更加感到岁月不饶人,心情十分焦虑,于是吉日良辰也不必选择了,只要求情郎今天马上就来娶她。
   在《小雅·斯干》一诗中,;曾对妇女怀孕分娩作过这样的描:写:“维熊维罴,男子之祥,维虺维蛇,女子之祥。”意即孕妇在睡梦中常梦见大狗熊之类这是生男孩的预兆;而孕妇常梦见蛇类,则是生女孩的预兆。尽管这种看法并无科学根据,却对后世影响很大。诗中还反映了一种重男轻女的观点,如说:“乃生男子,载寝之床,载衣之裳,载弄之璋。”“乃生女子,载寝之地;载衣之裼,载弄之瓦。”生下男婴,则睡高床,穿华美衣服,可玩弄美玉;生下女婴,则睡地铺,穿粗布衣服,只能玩瓦器。故后世常用“弄璋”来指代男婴,以“弄瓦”来指代女婴。此种重男轻女的封建习俗,一直影响了中国好几千年。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分享吧 » 《诗经》与两性生活

赞 (0)
 
QQ在线咨询
分享吧
需要更多资源请QQ联系我
分享吧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