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源分享站
投稿送福利

晋朝道学家葛洪的《抱妻子》

晋朝道学家葛洪的《抱妻子》
   在这个时期,对道家的房中术理论建树较大的当推晋朝的葛洪。他是个道教理论家、医学家、炼丹术家。他字稚川,自号抱妻子,世称葛仙翁,江苏句容人,少好神仙导养之法,毕生致力于房中养生之术和炼丹术的研究,晚年长期居于罗浮山炼丹,著有《抱妻子》内、外戚和《肘后救卒方》等书。据《隋书·经籍志》和《旧唐书·经籍志》记载,他曾撰写过《玉房秘术》一卷,《新店书·艺文志》也载录《葛氏房中秘术》一卷,可见他曾写过房中术专著,可惜已经失传。
    从目前可以看到的资料来分析,《抱妻子》是他的代表作。在《抱妻子内篇·遐览》里,不仅载录了大量古代的道家著作、医书和炼丹书,还收载了不少有关房中术的著作,如《玄女经》、《素女经》、《彭祖经》、《容成经》、《元阳子经》、《六阴玉女经》等。其中有的房中著作,后世已经失传,幸亏有《抱妻子内篇》的记载,人们才知道我国古代还有这些房中著作。
    葛洪的《抱妻子内篇》大致有以下几个重要观点:
    强调了修习房中术的重要。在该书《至理篇》中说:“服药虽为长生之本,若能兼行气者,其益甚速……然又宜知房中之术,所以尔者,不知阴阳之术,屡为劳损,则行气难得力也。
  但是,他又反对过于夸大房中术的作用。在《抱妻子内篇》的《微旨篇》中说:“或曰:‘闻房中之事,能尽其道者,可单行致神仙,并可移灾解罪,转祸为福,居官高迁,商贾倍利,信乎?’抱妻子曰:‘此皆巫书妖妄过差之言,由于好事者增加润色,至今失实。或亦奸伪造作虚妄,以欺诳世人,隐藏端绪,以求奉事,招集弟子,以窥世利耳。夫阴阳之术,高可以治小疾,次可以免虚耗而已。其理自有极,安能致神仙而能却祸致福乎?人不可以阴阳不交,坐致疾患。若纵情恣欲,不能节宣,则伐年命。善求其术者,则能却走马①以补脑,还阴丹以朱肠,采玉液于金池,引三五于华梁,令人老有美色,终其所禀之天年。”葛洪在这里提出“阴阳之术”的作用,“高可以治小疾,次可以免虚耗而已”,不故弄玄虚,还是很实事求是的。
    他又认为,房中术的要旨在于“还精补脑”,这和历来的道家思想是一致的。在《抱妻子内篇》的《释滞篇》中指出:“房中之法十余家,或以补救损伤,或以攻治众病,或以采阴益阳,或以增年延寿,其大要在于还精补脑一事耳。此法乃真人口口相传,本不书也,人复不可都绝阴阳,阴阳不交,则坐致壅阏之病,故幽闭怨旷,多病而不寿也。任情肆意,又损年命。唯有得其节宣之和,可以不损。”
    葛洪把房中术与养生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,而且认为善于养生是最为根本的。《抱妻子内篇》的《极言篇》指出:“或问曰:‘所伤之者,其非淫欲之间乎?’抱妻子曰:‘亦何独斯哉?然长生之要,在乎还年之道。上士知之,可以延年除病,其次不以自伐者也。若年尚少壮而知还年,服丹以补脑,采玉液于长谷者,不服药物,亦不失三百岁也,但不得仙耳。……凡言伤者,亦不便觉也,谓久则寿损耳。是以善摄生者,卧起有四时之早晚,兴居有至和之常制;调利筋骨,有偃仰之方;杜疾闲邪,有吞吐之术;流行荣卫,有补泻之法;节宣劳逸,有与夺之要。忍怒以全阴气,抑喜以养阳气,然后先将服草木以求亏缺,后服金丹以定无穷,长生之理,尽于此矣。’”

分享到: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立即登录   马上注册